棠觞

主业写文,副业卖萌

程勇×曹斌『尘落无言』④

※内含kj情节请慎入~
※如有疑问随时在评论区解答~
※禁转载勿上升。
※小舅子之所以这么熟练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同性取向,这点后文会写|ω・)。
——————
https://shimo.im/docs/VRO6mpnVw18wQmmS

程勇×曹斌『尘落无言』③

※抱歉我卡车了。
※我跟你们讲,我的这个小舅子他不一样,他超主动的(ಡωಡ) 。表面是个天使,内心是个妖精来的。
※想早点看下章的小舅子请拿小红心砸我。
※手机编辑,格式见谅。
※禁转载勿上升。
——————
https://shimo.im/docs/dqnLQeMF3Ykdu7n9

程勇×曹斌『尘落无言』②

“印度王子神油”这几个醒目的大字挂在这间逼仄破败的小店面房上,颇有几分黑色幽默的味道。
程勇从厨房里乘出温在锅里的饭菜,和程小澍相对而坐。
“爸,今天吃狮子头啊!”
“嗯,亲手做的,好吃伐?”
男孩的筷子不住地往嘴里扒饭,“嗯,好吃!”
“慢点吃,都是你的。”
程勇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儿子在身边,比儿子不在的时候,心里还不是滋味儿。这种好像随时都会失去的无力感让他烦闷。作为一个父亲,因为没有能力给儿子一个有保障的生活,而不得不让孩子在别的男人的羽翼下成长,他又觉得憋屈。
自从五年前父亲被诊断出帕金森,程勇的日子就转了天。
他花光了积蓄,父亲身边又离不了人,用不了两年,只得辞职开了个保健用品店。
那时候曹琳刚刚下岗,家里负担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没明说,但他也知道,自己照顾父亲,拿不出钱给老婆孩子,那母子俩的钱只能是从他小舅子曹斌口袋里出。
说不愧疚那是假的,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但也没想到那么快,也就不到半年的光景,曹琳突然就铁了心和他离婚。
她找了个挺有钱的老板,做的是跨国生意。反正是不用再像跟着他的时候那样愁钱了。
离婚,他没什么理由说个不字,但是儿子的抚养权,他坚决不让。一来二去,这事儿就一直搁到了今天。
估计曹琳都没想到程勇会在抚养权上这么固执,毕竟他自己也清楚孩子跟着母亲能有更好的资源。因为即使做了八年的夫妻,她也并不像她自以为的那样了解她曾经的丈夫。
对程勇来说,程小澍就是他的生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证明。
他失去的够多了,他不能再失去亲人。
程勇生在农村,从小乡下长大。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挣钱的事全靠父亲。夫妻俩紧打满算,才够养他一个独苗,所以就没再多生。
程勇也懂事儿,家里的活能干的他都会干,割过草,放过羊,赶过大大小小的集市,也做过杂七杂八的活计。
他二叔是个跑生意的,告诉他呆在农村一辈子没出息。让他千万好好读书。
程勇把这句话听进去了。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娃,还真就和书本杠上了。也许是老天对他还算眷顾,虽然没给他投身什么富贵人家,却给了他个聪明脑瓜。
晚读了两年书的程勇,三年学别人五年的课,竟然还早两年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
当时程父可是风光了一把,咬咬牙说怎么着也得供儿子上这个学。
好巧不巧,那年一向身体不好的母亲病倒了,医生说这个病要治好也不是不行,但是就是得花钱。
程母执拗,说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治了,也不让程父和县城里读书的儿子说。
于是,那年春节,就成了程家父子相对而过的第一个节。
母亲没了,程勇除了更用心读书,也没有任何办法。辛苦也好,悔恨也罢,都嚼碎了往肚里咽。
他跟父亲说:“爸,妈老念叨着说去上海看看。以后我一定带你们去上海城里过。”
后来,他考上了上海市有名的学校,钻研他最爱的数学。再后来,他给高中生辅导学业赚生活费时,认识了曹琳。
那时候也没多想,没想到之后这姑娘考到了邻校,又联系上了,一来二去,他觉得她各方面都不错,哪点配他都绰绰有余。
特别是人家还对他有意思,这是多大的便宜啊。明知道要真跟了自己,曹琳恐怕少不了吃苦,但是找老婆这种事不带厚道的。他要是为了曹琳的未来着想把她放跑了去找个条件好的,自己估计做梦都得哭。
程勇虽然是个农村出来的,但他并不是个死脑筋。用他二叔的话讲,这小赤佬花花肠子多的很。
追女孩子该有的套路,他不但一样也不落下,还能别出心裁弄出新花样。他也没有一般农村孩子该有的老实劲儿,连哄带骗的,拉手亲嘴这种事儿都没少干。
谈了两年男女朋友,以他那鬼心眼儿,曹琳的家世他早摸了个门清儿。
曹家祖上是扬州一个官宦世家,乱世里飘零散落的,就有一支落到了上海。到曹琳母亲这辈,家底子散的差不多了,还留着几处产业。
她生父是个骗财骗色的小白脸,被她外公给赶跑了。她母亲受不了打击,和情人私奔去了国外再没回来。那时候曹琳九岁,还有一个五岁的胞弟,曹斌。从此以后,姐弟俩随了母姓,由老两口带大。
可惜的是两个老人离世太早,都没见着外孙女出嫁,只留下一座老宅子和曹氏姐弟相依为命。
既然是这么个情况,要把曹琳娶到手,只要搞定他这个小舅子曹斌就行。
程勇设想了很多和曹斌见面的方式,甚至都计划好了在他考上警校的那天以他未来姐夫的身份和他正式见面。然后再以他名校数学系毕业、在职研究员的风范留个好印象的。
没想到正赶上一次公务外派,刚好错过了小舅子的升学大事,还碰巧被他撞见了自己“非礼”他姐。
虽然和曹斌的初见不但尴尬,还让他没面子。但是从那以后,他与曹斌,也算是认识了。
只是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这位看起来俊秀高挑,眼瞳清亮,睫毛忽闪,笑起来温和明媚如四月春风的小舅子,与自己的孽缘才刚刚开始。现在回想那历历往事,就像是上辈子欠他的。

深牢大狱的一个GIF,截取自bilibili/av16790262
就是给写肉的太太们一点精神废料。
私心tag。
这个脊椎骨,这个腹肌,这个腰,这光洁如瓷的肌肤,我_(:з」∠)_。

程勇×曹斌『尘落无言』①

※主角设定为在上海生活很久的非上海本地人。
※现实向电影同人,角色出发,与演员无关。
※禁转载,勿上升。

——————
台风裹挟着暴雨席卷了上海。
林荫道旁有一把变形的小伞迎风挺立。伞下是两个的孩子,女孩握着伞,男孩握着女孩的手,把伞歪向她。
他就这样陪她走着,然后女孩的爸爸接过了伞,摸了摸他的头,“真是个好孩子,谢谢你。”
男孩走到雨里,突然被一把黑胶伞照住头顶。
“舅舅!?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舅舅我不能来吗?下这么大雨,你妈不放心。”
“哎,小澍,那女孩谁啊?”
穿着皮夹克的高个青年弹了弹帽子上的水,对着面前的红领巾使了个眼色,漫不经心道。
“舅舅……,你别问了。我就是……就是她伞被风吹掉了,我帮她,帮她打一下。”
男孩霎时红了脸,拿手挡着鼻子,眼睑下意识蹙起在鼻梁上挤出细小的纹路。
他红着脸,窘迫地躲避那两道锐利的目光——舅舅又捉弄人。

曹斌看着他局促的样子,心想:嘿,这小子还真不禁逗,简直和他爹一个样。

——————
十年前,曹斌第一次见到程勇,是在她姐的大学宿舍筒子楼。
那时正是闷热的夏天,他刚考上警校就赶上曹琳搬寝室,反正清闲得很,就顺便来帮忙。
搬了几趟,出去抽根烟的功夫,一回来就看到这一幕——
一个男的把他姐推在过道墙上亲,那亲的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曹琳推了几下才把他推开。
“怎么了,这有谁啊,还怕看?我提前回来了你就不表示表示?”
然后那个男人转过身,看到自己在那泰然自若地杵着,竟然晃了个神。他的眉毛平顺,脸颊上有点肉让他看起来纯良憨厚,五官组合在一起颇有几分书卷气。
他温和的长相和他刚才的言行看起来有点不搭调。

“咳。程勇,我给你介绍一下。曹斌,我弟。”
然后他就看到那家伙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拿手挡着鼻子,表情逐渐狰狞。嘴角扯了好几次,才终于吐出一句话:
“你、你好,我是程勇,她男朋友。”
就这局促不安的神情配上这做贼心虚的语气,竟被曹斌看出了几分憨气可爱。
……

——————
“舅舅,今天和我爸说好的,去他那。你别开错路。”
“舅舅,能开快点吗,我爸他——”
“这么多要求,要不你来开?”
男孩乖乖闭上了嘴,扭头去看车窗上的雨迹,直到转过最后一个弯。
“舅舅……”
“嗯?”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爸爸?”
“……”
“我觉得我爸挺好的。一边开店,一边还要照顾我和爷爷。”
“……”
“妈妈不该和他离婚的。”
“……”
这一句句话从个七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童言无忌,真是又气人又好笑。曹斌都不知该怎么接茬。
汽车到地熄火,店面房门口站着个一个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男人,灰冷的脸直到看到车子的一刻才散发出一点生机。
“程小澍,你还真是他程勇亲生的,小白眼狼护着大尾巴狼。呐,后座有伞,赶紧拿了找你爸去。”
“……哦。舅舅再见。”
“去吧。”他点了根烟,看着父子俩一前一后进了店。
“趿,趿,趿”拖鞋踩在积水里的声音远了又近,“咚咚”两声敲在车窗上。
故意等敲了有个十来下才开了窗。
缝里伸进一只手,湿漉漉的夹着一包烟。
曹斌看也没看就推出去:“别别别,我有烟,这种好烟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哪天房东催租了你还用得上。”
“中华不是你最爱吗?矫情什么。这个就当我摊的油费。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欠着你们曹家。”
“程勇,你自己混成这样子,就不要逞强了吧。”
“曹斌,我混成什么样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僵持了一会儿,曹斌接过香烟。
“那行吧,我先走了。反正咱俩没啥好聊的。”
“你的伞给你放后座了。”末了,又加一句,“雨天路滑,你开车慢点。”
曹斌一脚油门一把方向就开出了停车场。
“艹,个小赤佬,当我没说。”

老白天下第一

超级想听伪酱唱这首了,只要把老公改成老白就行,一样很顺口呦。
想想伪酱低音炮的软萌嗓,带着笑意和羞赧,低吟浅唱~啊~
一定会把老白撩的原地爆炸的。
老白不是围观沐木欲为的mua吗?
让他自己体验一下哈哈哈哈(ಡωಡ) 。
老白老白mua~
一人血书。

三分钟摸鱼挑战,我爱他们

小番茄🍅裘克&鹗毛杰克

关于莫名其妙的屏蔽

我可能是被屏蔽体质吧,实名建议屏蔽的时候给出违规内容在哪。

关于那些屠皇主播

我真的发现玩不同屠夫的屠皇们性格也会和他们顺手的角色很贴。
比如上赛季屠皇榜首熊猫直播的虚伪,第一周可儿,既可霸气闪现刀刀震慑,开局推进器满场开车,日常360大转弯还有地下室排排坐;又可以被求生者萌到笑得像个傻子,在排位局心软放到地窖,然后超暖地说“没事,少拿一分而已”。玩人的时候自带仇恨,遇到的屠夫们基本都是“游戏可以输,虚伪必须死”,然后把他的腿打断结束后在赛后频大喊,虚伪我是你粉丝2333。而且他既会说骚话,又会打QAQ和嘤嘤嘤。
关键是心态贼稳翻盘的时候特别炸裂!
然后杰克玩家我例举B站的司机大大,执着于杰克,曾是百强屠皇榜上唯一杰克。杰克更新以后他的雾刀斩超级帅气,然后本人也是心机大大的,各种套路擅长藏红光,心理战思路清晰,还有秘技隔窗刀刀刀必中。状态好的时候日常傲娇\(//∇//)\,用微酸的语气喋喋不休。
单纯喜欢这两个屠皇主播,超级可爱的。
还有一个梗,就是他俩声线和口音都超级萌,虚伪大大的苏服、王德发和司机大大的蓝瘦蓝绕哈哈哈哈。
感觉他俩一起开黑或者一方被锤会很有趣哈哈哈哈,性格反差好萌。
最后贴一下他俩的B站号
别再讨好虚伪吖&飙黑车的司机

据说暑期会有双监管者模式,我们期待一下吧✪ω✪
突然脑补在杰克雾区拼命拾荒的周可儿会有多蓝瘦哈哈哈,根本看不清地上有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