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非得已』伊辛续写向

『有些话,烂在肚子里,或许更有意义。』

凶手找到了。

最穷凶极恶的那个,往往是最轻松的。像这样的罪犯,根本就不会有负罪感。他在人格上是残缺的,在人性上是扭曲的,只要稍有接触,就会轻易的嗅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残忍味道。

干了这么多年刑警了,在看到录像的那一刻,伊谷春就明白,这个人就是真凶,证据确凿,没必要说谎。

点起一根万宝路香烟,与以前比,动作有些迟缓。

过几天该是辛小丰他们最后一次庭审了。来得及。

但是他并不感到轻松。他不敢想要是这个反转来的晚那么十天半个月,结局是什么。又或者这个真凶继续逍遥法外,那几个人的秘密会埋藏多久。也许是永远吧?

永远是多远?这个问题不需要思考了。人只要在乎自己活的那几十年就够了,对有的人来说,几十年的寿命,说没就没,说回来就又回来了。

伊谷春抽着烟,嘴里却浑然无味,机械地重复着吞吐烟雾,还有几声意味不明的嗤笑。

起身拍拍衣服,感觉师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

「衣服也不脏啊,这小子。」杜志国端着他的小白酒杯道:『你先回去吧,这么个大案子办完你也辛苦,给自己放个假。别瞎想。』

『哎,我走啦,师傅。您多保重。』伊谷春回身轻带上门。

发动了车子,本来顺路可以去监狱探视辛小丰,一把方向盘就拐岔了路。反正这案子的事,上下都很重视,他们很快就能改判。现在去,反倒矫情了。

……

『小夏,你在家吗?』

『在啊,哥,什么事儿?』伊谷夏的声音蔫的像是霜打的茄子,倒数心爱的人的生命这种事,实在是太煎熬了。

『你下来,带你去看看尾巴。』

『哦,好。』伊谷夏反应都迟缓许多,与以前的样子大不相同,『哥,你今天不上班?』

『休几天假。』

『……哦。』「这可不像工作狂的作风。」

那天尾巴情况很稳定,伊家兄妹两个陪孩子呆了一下午,临走的时候,伊谷春告诉他妹妹,杨自道他们不用死了,今天回父母家,脸上记得挂着笑。

两周后。

改判结果出来了。

杨自道,鉴于认罪态度良好,服刑期间态度良好,犯罪程度较轻,……,现宣判改判有期徒刑,五年。

陈比觉,……有期徒刑,四年零七个月。

辛小丰,……强奸未遂,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鉴于认罪态度良好,服刑期间态度良好,……现宣判改判有期徒刑,七年零三个月年。

『哥,表现好点,刑期能再减吗?』

『能。杨自道用不了四年。』 

『四年?』

『你等啊?吃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哎,哥,你说那个辛小丰怎么判的那么重啊,按理说他给你当协警那会儿立的功也不少了,不能减个几年?』

『做好事能赎罪,法律可没这条。他,最快五年吧,在监狱里。』

『那你等他吗?』

『我?等他什么?他能有这个结果我替他高兴,还能怎样?他以后能有个安稳日子就行了,警察这行,落上点脏就干不得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伊谷夏又打开话匣子。

『哥你说,你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妈的意思了?』

『什么啊?』

『相亲,你这三十大几了,说难听点你别受刺激,奔四的人了。你是真不急还是另有隐情啊?』伊谷夏坏笑着冲他挤挤眼。

『我的事还轮到你这丫头片子操心?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整天瞎想什么东西啊?』

『没。不是我说,哥,找个老婆还真不一定受得了你,你这脾气,也就人家辛小丰那样的迁就你。我看人家出来了,你可得好好补偿他。怎么说人家还救过你的命,你倒好,差点给人家整死——』

『伊谷夏!有完没完?』

『好好好,当我开玩笑呢,小丫头片子的话可别当真,不过……到时候走到哪一步可别赖我!』嘟着嘴咕囔道。

……

评论
热度(21)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