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人不如旧

江南,烟雨,翠微。

姑娘去了该去的地方,银子也去了该去的地方。

快活林,好久不见啊。

风姿动人的红衫女子右手托着一盏茶,打量着面前那个下巴支在刀柄上的男人。

『秘色天青真国色。』他勾起一抹笑。

『哦?』高老大挑了挑眉。

『我说杯子。』

『有趣。一般见到我的男人,可没有谁能把眼神从我身上挪开。而你非但不为我的美色所动,还一眼看出我手上拿的是上等的秘色瓷杯。』高老大见的男人太多了,有趣的倒是见的越来越少,今天这么有趣的,她不做生意也是要见的,『不过这位侠客,可否借一步说话,您在我这大门口杵着,客人不方便。』

『真是失礼了。』丁修拖着刀腾开了地。他知道她对他感兴趣了,他总是知道谁对他感兴趣。

『我们素未谋面,老板娘就把我带到卧房里来,在下——』

『嗳,别见外。官人是见过世面的人,我还怕照顾不周呢。』

『老板娘更不是一般人,您抬举了。』

『哦?』

『我只是个送信的。』说着丁修从他衣襟里掏出一封素笺。

『像你这样的人不该只是来送信的。』高老大接过信看过,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来柔身搭上丁修的肩背。

『那您以为呢?』

『你是他们挎在我脖子上的刀!』高老大眼神凌厉地刮了他一下。

『不。也许是握在手里的刀。我什么身份,全看您了。』丁修不怒反笑,『哦,对了,我最后和你说一声,我们现在是朋友,在老伯死之前,一直都是。』



孙蝶现在很少笑,只有看到宝宝的时候会笑。

不,还有,想到孟星魂的时候也会。

『小蝶。』布衣长衫的男子,儒雅翩然的来了。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孙蝶脸上瞬间腾起怒色,惊恐与厌弃的神色交叠。

视若无睹般的,男子只是淡然一笑,『别忘了,这些年我的付出。』

一语双关,令人作呕。是了,虽然律香川和自己青梅竹马般长大,他一直都想看上去那样风度翩翩,手段沉稳,在父亲孙玉伯面前一副谦逊的姿态,但是在这江湖之中,他俨然已经是个可以撑起一片天空的狠厉角色了。他想在这杭州城中寻一个人,一个没有武功没有庇佑的人,探囊取物一般。

『小蝶,我只是来看看你。』律香川叹了口气,留下几张银票。银票是真的,他的心意,就不好说了。

孙蝶永远也不会期盼他良心发现。



『高寄萍这样的女人很麻烦吧?』

沉默的男人继续他的沉默。

……

『越是可爱的女人越有办法变得不可爱。』

『你见过很多可爱的女人?』

『算不上吧。不过,你可算开口了,我还以为你要让我一直自言自语下去呢。』浪人举起一坛酒往葫芦里灌,『两个人喝酒,怎么能不说说话呢。』

『喝酒就喝酒,倒来倒去你还真有耐心。』

『嘿嘿。你这样的绝顶高手,能甘心给高寄萍当这么多年的影子,还是你有耐心。』

『你不也是?』

『我?我不一样。我是无聊的人,自己没事可做,做别人的事,才不那么无聊。我从来不是谁的影子。』

『我不管你是不是谁的影子。你不能动高老大。』男子一向暗淡的目光突然显出锐利的锋芒。

『其实我与你本该是惺惺相惜。可惜,这我说了不算。』说完扬长而去。

丁修在离开这片竹林往孙府去的路上,一直在想刚才一桶喝酒的那个男人。他看上去像一个故纸堆,没有生气但是很有故事。

叶翔,高老大收养的第一个孤儿。绝世高手,不在杀人却不知何时就会动手的杀手。

他像一包炸药,而掌握引线的人,恰恰就是高老大。

对高老大,丁修没有好感,也谈不上厌恶,但是却莫名感觉亲切。她让他想起另一个女人——丁白缨。他不知道,行走江湖的女人中,像她们两个这样的,会有什么好下场。她们就像是藤蔓而不是花,死死扒住大树的枝干向上爬,依附着寄生着,却坚韧不拔。比起花圃里的娇花,这些野藤甚至让你不得不仰望,不得不赞美。

评论(1)
热度(6)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