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育】『霁月清平』贰


    下了早朝,嬴稷在宣室殿修整,拿出龟甲卜测起来,这是他近月来向赢疾的门客那拢来的新鲜东西。距离出国太子芈横来质已有月余,魏冉前线发来牒报,经过一番缠斗,齐、韩、魏三国先后撤兵,楚国危急的形势日渐缓解。此刻不妨去楚殿看看芈横,也许还能见着那神秘的吹箫人。
    刚差了内官去通知芈横,此刻不妨小卜一卦。
    龟甲散布在桌案上,显示的是一个吉象,说是宜出行。
    嬴稷命人收了龟甲,起驾南宫楚殿。

    还没进门,嬴稷便听到琴瑟之声袅袅传来,不过是未有那日所闻之箫音。
殿门口,两位侍从前来迎接,嬴稷刚走进门,就见这宫道两侧摆满鲜花,白花的香气混合着浓重的熏香扑鼻而来。他有些不适地抬手拂了拂袖子,问侍从道:“你们公子呢?”
    一人低头不敢作声,另一位则喏喏道:“大王传信来时,公子正在沐浴,现在估计已经更了衣不刻便至。劳请大王先入殿等候。”
    赢稷微一挑眉,都日上三竿了,这芈横竟还在沐浴。想他自己已经五更天早起来处理奏折,更早早上了朝,刚下朝又想着过来探望他这楚国太子,告知他前线战果,安抚一下他的情绪,至现在还未得空整歇,想来也有数日未曾沐浴。
    秦王心下不悦,面上却未有表示,更没有为难下人,只是到殿中落了坐,闲嗑起瓜果来。
    一个月时间,楚国形势如此堪忧,芈横竟有心思将这处偏僻朴素的偏殿布置的如此繁复,绮罗香花遍地,歌舞琴瑟随享,好不逍遥淫乐。
    要是楚国之太子都如此纵情犬马,日后恐怕是国运堪忧了。

    赢稷面前那几位伶优卖力地歌舞着,起先还有些拘束,但见赢稷姿容闲适,丰神俊朗的脸上更不时漾起笑颜,和颜悦色煞是好看,较之本国太子芈横的仪容更胜三分,便像受了蛊惑似的越发大胆起来,简直要将他围拥起来。
    赢稷怕她们若真投怀送抱了,自己到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起身正正衣冠,正巧看到芈横急匆匆赶来。
    还未走近,一股香味又迎面而来,赢稷赶紧招呼他在稍远处坐下,那边芈横为来迟之事连连赔礼,这边赢稷已是兴趣缺缺。
    身上熏香抹脂如此,他觉得实在可笑,堂堂男子,这般反失了男儿味道。
    他不由得怀疑是自己占卜水平太差,算错了卦,今天整个一不宜出行。
    芈横见他兴致不高,不敢怠慢,便道:“君上,可是这歌舞不够好看?”
    “哦,倒不是。这歌舞美轮美奂,别有风情。不过寡人见你这宫中布置的很好想起身在你宫中走走。”
    “啊,是这样,那横就陪君上走走。”
    终于不用在那殿中忍受那浓郁的香味,赢稷顺便和芈横谈论了些国事,没想到这芈横作风靡靡,在政治上却不是全然无能之辈,论及诸多大事亦有明智之断。
    这样想着,再看芈横也不显浮腻而是颇有些资质矫然了。
    借着如厕之便,赢稷让芈横等人不必再陪同,自己愿单独行走不时就回。芈横等人不便多言,只得礼别。

    撇开了这一干人等,赢稷舒了口气,他知道即使现在一人在这宫中行走,周围也布满了守卫暗中保护。无论何时都不得彻底的自由,这大概就是君主都不能摆脱的悲哀吧。
    但是不论如何,像这样不用周旋于朝野之上,看母后颜色和受舅公掣肘的时候,哪怕只有片刻,也已是不可多得的放松。

    闲庭信步的走着,到了一处后室。透过窗格看去,袅袅间雾气升腾,传来淡淡幽香。
    竟是到了浴室。
    方才在殿内小饮了几杯,此刻心血来潮,就想看看芈横将这浴室能布置出什么花样。
    “大王!”浴室门口一捧着衣物的侍女在这楚殿促然见到嬴稷,赶忙行礼。
    嬴稷示意她噤声退下,不要声张。自己却先行一步踏入浴室。隐隐听到有水声,有人正在沐浴。一想到万一是哪位女眷在洗浴被自己瞧见,闹出笑话,嬴稷耳根一红,有些进退两难。他站在重重垂帘之后,没有被发现。
    踌躇片刻,正欲离开,却见角落木架上散落一件素色锦衣,衣服上赫然横躺着一支二尺洞箫。
    脚步一滞。他认出了这只箫,更猜到了这个人。
    此番如何他也不愿走了,他实在是好奇之至。于是更轻悄地缓步接近,一边挪动,一边自嘲,他堂堂大秦帝王竟在自己的宫殿里像个盗人一般猥琐行事,委实有伤体面。
    已经离得很近了。透过薄纱可以隐约见一人影,其人在宽敞的浴池中放松地轻揉身体,泼墨般的长发一半浮散在池中,另一半贴在浅麦色象牙般细腻润泽的玉肌上,蒸腾在水雾中。
    嬴稷看出来,这是一个男子,但他还是看得心驰神荡,有水珠溅到他面前薄纱上,才不自觉地感到耳根传来的丝丝热意。沾了水的纱更透了,那人的面容也真切起来,虽然仍是带些朦胧,但可以看出其人面貌俊逸,殊然不似寻常颜色。
    嬴稷感到喉间有些干涩,气息也变得不稳。他竟然偷窥一男子到了情动的地步!这简直是……太荒唐了。这让他心慌意乱,更无法可解。这时,浴中那人似是要起身,嬴稷赶紧疾步退到室外,匆匆离去。

    萧育更换好衣服,将洞箫负手握在身后,从浴室中出来,见来取换洗衣裳的侍女行色慌张,便开口询问。
    那侍女道:“萧乐师,我告诉你刚才发生的事,可你千万别说出去。”
    萧育温文一笑,柔声道:“你且放心,但说无妨。”
    “其实……方才……是大王来过。”说完小姑娘就低着头走了,留下萧育一人有些错愕地站着。
    念及方才沐浴之时,他感到身后有人,本以为是太子办完了事来寻他,中途有事又走了,正想去见太子,却万万没想到,来人竟是秦王嬴稷。那他为何……

    夜深人静后,东宫寝殿中,嬴稷一手撑在案上,目光放空。
    叶阳后过来为他宽衣,说道:“君上,进来可有烦心事,不若说与妾身听听?”
    嬴稷道:“寡人无事。这些天楚国事变,倒是你,应该注意身体,别太担心了。”
    叶阳低头一笑,难得今日他开口关心她一句。
    “妾无碍。”
    感到嬴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所掠之处渐渐起了温度。叶阳便半推半就顺势倒在床榻上。
    嬴稷欺身上来,埋首在软玉温香之间,手上解着衣裳。
    他有些急切地动作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作证明,然而今日在楚殿所见所感,竟至于落荒而逃——他越是不愿不敢想,那人的身影便越是清晰的浮现,即便是此时此刻,也仍盘亘脑中,挥之不散……

小记:

关于浴池,这个浴池后面还会出现哒,我当初看了JR大大发的那张水中稷育相拥的图简直是脑洞止不住啊,那图现在还留着当屏保呢,总之浴室play会有哒~前两章不算有肉,但接下来很快就有啦,我又要过上贴链接或是发截图的日子了,哎。

关于芈横和叶阳,就当男配女配吧,放心叶阳基本不怎么出场,芈横和萧育也只是单相思啦。

当然会有一些设定比如嬴稷和萧育都是伪直,也就算是和女性有过情史,但是绝对真爱哦,后来跟了稷儿后次君就守身如玉(误!)啦,这也基本上还原母仪天下中聊骚小公举的属性2333

不过,这里既然稷儿22岁,萧育按照我的设定就是25岁,两个人都要比剧里年轻很多。我建议大家参考香格里拉时期的博和服兵役前哒呆,当然,其实呆一向冻龄,参考瘦的时候就好了(喂!你敢嫌弃我们次君壮哦?)。不敢不敢,壮点不要紧,会撩就行了orz

稷鹅啊,今天不仅宜出行,还有桃花运呢~

评论(5)
热度(22)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