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育】『霁月清平』叁


      芈横自入秦以来,心中忧虑不曾休止。虽然秦王对他的态度看上去还算和善,现在的生活也是衣食无忧,甚至还能像在楚国一样优游享乐,但是他同楚怀王的书信得知秦国此行救楚,攻下了蒲阪(山西运城永济市西)、阳春(山西运城永济市西南)、封陵(山西运城芮城风陵渡)三处城池,但是因为救国之恩,楚国不好讨要,而秦国并未有丝毫归还之意。
      他隐隐感到,秦国与楚国的结盟,并不是出于笼络或是唇齿相依的考量。
      秦国狼子野心,日后恐怕不得不严加防范。
      在秦宫之中,到处都是耳目,芈横处处小心,时刻恭敬,对秦王嬴稷的动向更是密切关注。不久前秦国刚攻打韩国,又攻占了武遂(山西运城垣曲)。接下来,似乎是要更进一步,伺机瓦解抗秦合纵的盟约。
      这对已经犯了众怒的楚国可是大大不利。

      “太子,时辰到了。门前车马等着呢。”施施然走来一位玉树临风的公子。
      芈横见来人是萧育,蹙起的眉间舒展开来。为庆祝秦军胜利班师回朝,又正赶上上巳日,秦王召令今日祓禊,举国同庆。
      “次君,你这头上带的是……”
      “啊,这个呀,是臣早些时候在城里闲逛,在当地买的。据说是秦地有个习俗,在祓禊之时人人都要戴上面具。”说着他狡然一笑,从背后拿出一个涂着红白色漆略带狰狞的面具递给芈横,“太子也入乡随俗吧。”
      芈横接过面具,低头轻笑,只要萧育像这样笑着同他说话,听着那悦耳的声音,看着那浅浅笑窝和不时露出的虎牙尖儿,他就没法拒绝。
      萧育伸手扶起芈横,很自然地牵过他的衣袖道:“外边鼓乐都起了,太子就快些吧。”
      芈横没有防备被拉扯起来,险些没站稳,往萧育身上倚了一下,碰到了萧育垂在耳畔的那缕碎发。
      虽然同萧育相处数年,当这面容近在咫尺,他反而不敢看他的眼睛。这双眼睛顾盼生情,若赶上密长的睫眨动,则更是撩人心神。
      芈横任由萧育领着,胡乱上了马车。罢了,难得他今日如此兴致高涨,便将家国愁情暂且搁置一下,顺了他的心情,也好。

      不时车马到了城郊,萧育纵身下车,将芈横扶下。楚国来的那七位伶优也早早到了河边,已经混入人群嬉游起来。
      远远见了嬴稷的轿辇,芈横只好先去觐见。萧育便一人游逛起来,跟着河边举行祭礼、洗濯去垢的人群慢慢前行。
      “萧乐师!来这边,可有意思了!”一位伶优看见萧玉,马上将他招了过去。
      “好。”萧育朗声应了,又摇头笑笑,顺手带上了面具。
      平日里他见这些伶优寄身宫中无依无靠,对她们很是关照,加上平时又教她们习乐,如今对他是越发依赖了。
      萧育却不想和这些姑娘来往过密。毕竟他对她们不过是发乎怜爱之情而止乎礼,而且身为太子侍臣,按分也不该同宫中女眷生出私情,就算只是传出些风言风语,也是对太子的不敬。
      然而现在,本就闲着,再加上带了面具无人相识,索性陪这些姑娘解闷吧,再者,任凭她们这般嬉闹,也怕她们招惹危险。
      就这样过了小半天光景,姑娘们都有些乏了,萧育正买了一筐果子,走到桥头,向来往行人招呼道:“新摘的果子,先到先得喽!”
      他这么一喊,桥头马上就围满了人。但他不知道,就在这人群之间,站着这个国家的君王。

      赢稷举行完祭礼,偷闲换了身常服,就听见这桥头热闹非常。走近一看,原是一位身穿荼白色锦衣的公子正在抛接手中的果子。鲜艳的果子上下纷飞,不时被抛向围观的人们,引得叫好声连连。
      “君上,这市井之地,还是少逗留为好啊。”同行的侍从小声劝道。
      赢稷摆摆手,“在此只当我是秦国一介凡夫罢。”
      看出他是真的享受身处百姓之间与民同乐这样难能可贵的体验,侍从们也就退在一旁安然等待着。
      赢稷随着民众一起捧场,自觉引起对面身姿卓然的公子的注意后,更不掩饰地投去欣赏的目光。
      萧育确实也在看他。
      虽然穿着再平常不过的衣服,他还是觉得面前之人仪态大方,器宇轩昂,周身上下,似有王公之贵气。
      尤其是那面容,实在是好看得紧。剑眉星目,本就精致的五官相衬起来更是平添一股英气。
      但这长相还是其次,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人身上透出的朗朗正气,让那看起来还青雉未脱的白皙面容带上了不容忽视的气场。
      他的眼神坚定,目光却清澈,此刻正入神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动作,双眼如灯豆般点染上欣悦的温度,眸光闪动,又看起来纯澈动人。
      略带倾略性的气息和青雉明朗的纯净气质矫揉在一块,竟然结合得恰到好处。他如此混杂难明难以捉摸,却让萧育心向往之。
      好一个气质无双的公子!萧育心想,他一定要快些分完这些果子,好上前同这位公子结交。毕竟这样的妙人,若是错过了,这辈子又有几回得见?
      这般想着,他已向他抛出一个果子,这正是最后一个果子。伴着没接到果子的人的怨声,赢稷舒心的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这样真心实意地笑了,不为任何人,大概只是顺着此刻轻松的心情。
      人群开始散了,赢稷却没动,他想见见这位公子。
      两个人相对而立,萧育抬手,松开了面具后的绳子。
      嬴稷看见那绿彩的漆具被纤长的手指托着,从那人面前摘去了,整个动作潇洒自然。
      在看到他面容的一刻,赢稷脑海中只剩下四个字,倾国倾城。

      那人眉眼如玉,眉梢带笑,眼角传情。眼光流转,顾盼神飞。本就风华绝代,偏偏眼角还生了一点泪痣,令人顾之失神。
      开口欲言,一位女子从不远处跑上前对萧育道:“萧乐师,太子让我来找你,该回去了!”
      萧育便向嬴稷作揖欲别,女子却突然行一大礼道:“小女不知大王在此,恳请大王赎罪!”
      ——什么!这位公子……就是秦王赢稷?
      ——什么!这位公子……就是那日在楚殿浴室所见之人,难怪看来如此眼熟……
      萧育连忙行礼道:“恳请大王赎罪。”
      嬴稷轻咳一声,亲自扶起萧育道,“都起来吧。寡人常服出游,萧乐师未曾见过寡人,自然认不出。姑娘也是意外见到,并无冒犯。”
      萧育吃惊不小,谨声道:“谢大王宽宥。”
      “咳,不要让令太子久等,你们退下吧。”
      “是。”
      还未同萧育好好说上几句话,就只能眼见着他的身影走远,多少有些遗憾。想到这从头至脚穿戴齐整的翩翩公子,却被自己在浴室窥见过身体,脸上又有些烧红。

      嬴稷这样立着,夕阳在面前没入远方,他看见楚国太子迎上萧育,搭上他的肩膀,亲自将他接上车辇,二人同坐一车,由两匹骏马拉着,向远方驶去。
      他忽然觉得眼前灿烂的晚霞有些刺眼。
      攥了攥手心里冰凉的果子,将它收入袖中。回身之时,又恢复了往常的威仪。

小记
①祓禊,古代中国民俗,每年于春季上巳日在水边举行祭礼,洗濯去垢,消除不祥,叫祓禊。源于古代“除恶之祭”。或濯于水滨(薛君《韩诗章句》),或秉火求福(杜笃《祓(fú)禊(xì)赋》)。 三国 魏 以前多在三月上巳, 魏 以后固定在三月三日。然亦有延至秋季者(刘桢《鲁都赋》)。
戴面具一事是我瞎扯。
②输入法炒鸡坑,所以打了很多赢稷,嬴字打错了,懒得捉虫啦_(:з」∠)_

评论(10)
热度(19)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