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且伴君从戎》

第三章
702团,二营长办公室。
高城接管702主力装甲营已经快两年了,期间率领将士们经历过大大小小诸多演习,战绩优异,整个营的士气和战力都稳步提升。即便如此,遇上老A,也只有被宰的份。要说这些事儿,即使骄傲如高城这样的将门虎子在亲身经历过无数次失利后也能坦然接受了。可是就这一次,出了点小意外,惹得高老虎几天几夜连着失眠。
说起来,当得知演习对手是那帮死老A时,高城当场就冷「哼」一声,摆出一副无语望苍天的无奈表情,消化了郁闷情绪,然后认真做好准备积极迎战,目标定的是缩小战损比到9:1,心态放得相当平。
真干起仗来,也和预期的没啥出入,到了后期,战局已定的情况下,袁朗那货果然又找了个机会当上了俘虏。高城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毛病,鬼精鬼精的一个人,说他是狐狸都抬举狐狸了,自从那次给三多俘了,以后但凡是和他高城交锋,必然主动当俘虏。
高城向来将这种无赖行径视为挑衅,可偏偏又拿他没脾气。以前留他喝酒,一次也没喝成,现在想想,搞不好他就是为了这个。看来今次这酒是不喝不成了。
打第一次见面起,高城对袁朗就一直有点怵得慌,不知何故,自己在他面前不但容易结巴,还容易乱了方寸。比如那家伙一张口,一听他那懒洋洋的声儿,高城就起鸡皮疙瘩;比如那家伙一凑近吐着气对他耳语,高城就会气息不稳;比如那家伙一笑,高城就移不开眼……这些事儿高城一直觉得邪乎,但也只当他袁朗是自己的克星,没往别处想。
高城是髙军长的儿子,这点没人不知道。他不仅继承了老将军的优良血脉,还继承了先辈的军人气质,无论在哪方面都可谓Alpha中的精英。虽说是名副其实的『军二代』,高城走到今天却都是凭自己的实力。他的成绩充分证实了一句话:『虎父无犬子』。
高城是北京长大的东北人,从小虎头虎脑,精力充沛。和父辈一样,骨子里就是一个纯爷们。他有点较真,有点大男子主义,人高马大的,不怒而威;同时他也有率真可爱的一面,他会傲娇地口是心非,也会紧张的结结巴巴,就像个大男孩。这样要强却带点孩子气的男人总是招人喜爱,只要高城愿意张口,没有几个女孩会拒绝他。
至于高城的审美,用过时一点的话说,就是『直男癌』。
高城之所以没结婚,纯粹是因为忙。他一心扑在部队,全部精力都用来钻研带兵打仗了,根本没功夫谈恋爱。
高城喜欢女孩,喜欢身材好的,脾气好的,贤惠的。在他眼里,男人就是男人,即使是对那些靠美色出名的Omega男明星,他也毫无感觉。这一点,高城经常被其他的Alpha好友嘲笑,说他太保守,不懂得欣赏,当年伍六一甚至跟高城打赌他以后会和个男人结婚,就为了刺激他。
五天前,傍晚,战地飘起细雨,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在丛林里闪现,探照灯下,那抹黑影敏捷地跳动,越来越近。狙击手像高城请示要不要留活口,高城说「我看你是瞄了一天眼不好使了,没看那人双手高举,枪都没拿。投降来的。」说完把望远镜一扔,转身走了,留下狙击手一脸懵逼。
走近了看,袁朗又挂着笑,看起来得意又不怀好意还有点谄媚。
高城一见他就没好气:「我真用不着你安慰,我见着你烦。」
袁朗则一脸无辜,语气听起来真诚极了:「快半年没见了,来参习参习。」
高城气笑了:「您这又寒碜我呢?咱俩战场上交流的还不够啊,要不交流一下伙食?」
「高营长您客气了。」
话音刚落,一枚炸弹击中据点。强大的冲击波袭来,一个站是没站稳,扑倒了袁朗。狙击枪砸在袁朗的腰包上,发出一声脆响。袁朗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高城确认了伤亡,转头看袁朗,发现他的不对劲。
「没事儿吧?」高城关切地问。
袁朗摇摇头,挤出一丝笑。
高城想,这表情怎么会没事,分明就是有鬼。
袁朗起身拍拍土,道:「既然高营长不欢迎,袁朗撤了。」
「这不成,你还是俘虏呢。」
「网开一面成吗,出了点状况,我得去野战医院一趟。」
「伤着啦?」高城紧张的询问。
「没……」
「没事儿你去医院?你的兵离医院比你近,出了事也轮不着你跑腿。现在天黑了,还下雨,你自己赶过去,天都亮了。我看你是真急,这么着吧,我开吉普送你去!」
袁朗实在搪塞不过,只好上了车。
虽然去医院的路上都是茂盛的山林植被,掩体众多,一辆行驶的吉普车也不是个小目标。
高城一面精神紧张地掌控方向盘,一面不忘关心袁朗的处境,「袁朗,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不坐前面啊?」
「没……没事。」袁朗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吃力,看样子是在强忍着什么。
高城皱眉,「哎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啊,你坐后面我看不见你,这么不舒服赶紧给我躺下!」
「不……不用……了吧。」袁朗的气息更加不稳。
高城听他这种状态,心里也急躁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连个普通战士在面对紧急情况的沉稳都没有,只知道万一那人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便会无力承受。难道仅仅因为此刻坐在后座的那个人是袁朗?那个与自己几度交锋的特种部队中队长?那个比自己还要大三岁的军人?
乱了,乱了。
乱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的心,可自己的心,对身后这个男人,又能有什么企图呢?
艹,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儿!
高城,你犯什么毛病?
一波未平一浪又起。
正当高城陷入层层叠叠、杂乱无章、分寸尽失的内心世界无法自拔时,『砰!——』的一声枪响将他清醒的拉回现实。一瞬间,高城清醒的有些失真,他能感受到从后脊传来的每一帧战栗,外面的世界不再喧噪,接着,他的车向左前方下沉了五寸。
狙击手打爆了车胎!
下一秒,高城娴熟地将手枪上膛,同时将身子侧向一边,用左手摘下自己的钢盔,突然上举。
果然,对面的狙击手对准钢盔就是一枪。
但是,高城不会给他后悔的机会,只一眼,他就判断出了对面敌人的方位,开车门——卧倒——射击,白烟升起。

评论(6)
热度(20)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