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且伴君从戎》

第五章

『咚咚』
「进来。」
「营长。」教导员何红涛对正在办公的高城敬了个礼。
高城抬头:「呦,是老何啊,这一大早的唱哪出啊?礼都敬上了。」
「听说你这缺一位通讯员?」
「是啊,我通讯员阅兵调去了。怎的,你想当啊?」高城挑起眉毛。
「不是。是你的老战友想当。」
「七连都散了,我还有几个老战友?」说着,低头握笔开始批文件。
「人在门口呢,别叫人等久了,我有事儿先走了。」说完,何教给高城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高城切了一声摇摇头,喊:「想当通讯员的,人呢?」
「报告!」一个雄浑粗粝又带着点温厚的熟悉声音响起,「702团炮兵二营通讯员伍六一报到!」
高城反应了一秒,抬头看着来人,笔从手中脱落。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六、六一你小子不是?」
看着曾经的钢七连连长高城这一脸疑惑,不可置信的样子,伍六一脸上展开大大咧咧的孩子气的笑容 :「不是瘸了吗?当时我也以为我这腿没救了,部队也给休了假,本来打算过段时日提前退伍了,结果乡里老中医给看了小半年,好了!后来就申请归队了。这不,刚回来适应了俩月,王团关照我,又给我调回来了。」
「行啊,你小子!挺能耐啊!」高城早就从位子上站起来了,现在又走过去拍拍伍六一的肩膀,一把楼上他的脖子,喜悦之情从心底蔓延到嘴角眉梢,「真好,没想到,真没想到,咱又站一块了。」
「嘿嘿,命中注定我还是您手底下的兵!还得听您指挥。营长,有什么事儿交代吗?」伍六一躬躬身子,摆出脸上堆笑的贱样,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中华,「点根烟庆祝庆祝?」
「放、放、放起来给我,少给我套近乎。当这么多年兵一样没正形!」高城伸手把他挡回去,话锋一转,「既然回来了,就老实在我身边待着吧,端茶倒水的也累不着你。是吧?」
「那是那是。」伍六一哄着。
「我就想不明白了,老A有那么大魔力,让你把自己折腾成那样。」高城皱皱眉,看着他的眼睛,「再过几个月,又是他们招人的时候,你不会去了吧?」
「还是想去……」高城脸上挂着委屈,但眼睛里还是闪耀着坚定的神采。
「我踢死你我!」高城一恼,抬腿便来。
「别别别,您消消气,我这不还没去成吗?」伍六一敏捷地躲避着,脸上仍是一副不知好歹的笑容。

以前在战友眼里,伍六一直都是个狠角色,对自己狠得人神共愤,连袁朗都看不下去的那种。他的所有成绩都在连队拔得头筹,除了那次许三多创了记录的腹部绕杠破了他的记录(他本来也没有和谁比,曾经随便做做,也就300来个)。 不熟悉的人觉得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脸上写满了一个标兵的傲气和疏离,但他在熟悉的人面前,其实像个调皮的孩子,嬉皮笑脸的,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他一直是很守部队纪律的,他做过最与部队要求不符的事,大概就是暗恋自己的班长史今好几年了,却一直没有打报告向上级坦白。他最遗憾的事,大概是如今史今已经退役了,而他们之间除了两年前那个夜晚的似是而非的吻以外,谁都不曾告白。

「哼,你们这一个个的。先是那个孬兵,许三多,然后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狙击手,成才,再是留不住的今儿,然后还有你。人家是不撞南墙不死心,你倒好,成了撞上南墙也不死心。」高城一说起自己那些引以为傲的兵都被那死老A挖的挖,毁的毁,勾的勾,气就不打一处来。
伍六一在一旁赔笑,七八年的交情,高城的性子他是熟悉的,时髦点说,就是傲娇。没事嚷嚷几句就好了,嘴上谴责着,其实他是心里放不下他的兵,总不能让他直接说,我真挺想他们的,我真为他们自豪,老A这么牛的地方,我的兵想去就去,跟去自家后院儿似的吧。
「严肃点你,笑笑笑,俗、俗气!」
「是。」
「行吧,你先去熟悉熟悉工作环境,最近演习刚结束任务少,你就去给那伙要阅兵的当个助教好了,我这儿事儿不多,用不着你在跟前瞎晃晃。老A那边我给你联系。」
「好嘞!谢谢营长!他们在哪儿训呢?」
「A大队操场上。」高城没好气地说。
「真的?!」
「瞧你乐的,去了你认识谁啊?」
「成才不得去啊,他的个子,181,刚好卡在180~182中间,跑不了。」
「行行行,我还是现在给你个任务吧,你闲得我都有点受不了。」
「是。」
「我的任务是,你,伍六一,从我眼前消失,立刻!马上!」
「是!」伍六一笑着退了出去,轻手轻脚地掩上了门。

高城刚拿起笔,又开始想七想八了。主要还是那死老A的事。说白了还是惦记那只袁狐狸。自从那天晚上在山里吉普车上销了个魂,已经快一个月没见了,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他一天不想袁朗百八十遍都不行。
那天晚上自己一宿没睡,天还没亮,接到通知的齐桓就开车把他们队长接走了。
他清楚地记得,齐桓打开车后看到袁朗,把他抱下车,回头看自己的眼神。那眼神明显就是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这个叫齐桓的上尉也是老熟人了。每次见袁朗,这家伙都跟在那狐狸身后伺候周到,上回那四箱液体手雷还是他搬给七连的。他和袁朗之间的默契似乎一个眼神就能交代。这让高城很窝火。他窝火齐桓和袁朗的亲密。
更要命的是,齐桓见到队长的时候表现得超乎寻常的紧张,紧张得都散发出了Alpha的特有气息。
在他们对视的瞬间,两股强大的信息素在空气里摩擦、对峙。
虽然只是几秒,后来齐桓就公事公办地向他高城敬礼,道谢,扬长而去,却还是让高城心底一凉。
他无法揣测这位袁朗的左膀右臂,朝夕相处了很多年的上尉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可像他们那种共同经历过生死的情谊,要说没有什么,就是他高城自欺欺人。更何况,他们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天生一对……
该死的!

齐桓,平时和他打了无数个照面,一直是低调谦逊的样。一位姿态放得低的跟一个兵似的,伪装得像个平淡无奇的Beta的Alpha,却故意在那个时候,在他高城的面前散发出Alpha的危险气味,给他个下马威。
一位从来不被当成威胁的上尉,却突然在高城心底砸了一个窝。如果要找个词夸夸齐桓,高城能想到的就是风轻云重,深藏不露了吧。

有些事儿,一旦想起来,就抓肝挠心,提不起放不下。
高城就这样来来回回想这件事,想得他都快焦虑了。

挣扎再三,高城还是提起桌上的座机,给A大队二中队长的办公室打了过去……

评论(1)
热度(23)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