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蔓BG』长相守by百盏

白起站在侧室门外,望着床上安睡的赵蔓,嘴角微扬。

——

近日来士兵们训练成果平平,白起心里有些烦闷,遂离帐舒心,踱至城门,闻有喧哗之声,疾步往之。
「将军!」所过之处众将士行礼。
白起手一挥,示意大家不必声张。他看见一位打扮简朴、身形单薄、目光炯炯、言辞激愤的姑娘正在和征兵小哥争执。
副官见白将军一言不发,脚底冒汗,怕他发怒,赶紧禀报:「将军,是一位女子,非要参军,——」
「看出来了。」
「……」

白起走上前去,刚才想好了一套劝词,正准备和那姑娘好言相说,没想到那姑娘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就跟你比!」
「……」白起心里真是倒抽一口气。十五岁以后,就再没有人敢指着鼻子像他挑衅了。这感觉,……,竟然有点……刺激。
周围的士兵目瞪口呆——
新兵甲:「这是活的白将军?!好怕。等等,这位姑娘你在干什么,明明一看你就打不过吧……」
新兵乙:「白将军看我一眼我就腿软,这位女侠,敢和战神单挑,我敬你是条汉子!」
……
白起面无表情地抽出随身配剑,刺啦一声。
正在众人屏息凝视,以为白起会一招放倒姑娘然后留下霸道的背影任人膜拜之时,白起却把劍——递给那姑娘,指着征兵的士卒对她说,「和我比太欺负你了,你和他比吧。赢了就让你入伍。」
赵蔓毫不客气接过剑,结果『咣当』一下,剑已经躺在地上了。
要是剑有灵魂,它估计已经吐血三升,引辱自裁了。
作为秦国战神的宝剑,跟着白起戎马数十载,染尽千人血,老白对它可从来都爱护有加,轻拿轻放,爱不释手。
别说摔地上了,沾点灰都是要好好擦拭的!
赵蔓好不尴尬:『怎么会有这么沉的剑?拿起来根本砍不了。一般人不会用这种剑的吧……好尴尬啊!但是这么多人看着……算了,拼一把!』
那个给她剑的人一直看着自己,看到自己出糗,好像还低头扶额了。是有多想笑啊你!
你不就一介武夫,力气大了不起啊,想羞辱我?
赵蔓又羞又愤,抬起刀看向对手,结果那人一闪,自己直接倒地了。
『起来!赵蔓,独身一人逃到秦国,又不善女工,除了入伍为兵,你可没有后路!』
刚挣扎起来,就被击倒。
一次,两次……
赵蔓精疲力尽地趴在地上,几天没吃饱饭了,实在吃不消。
「说了不行,现在服气了吧?」
赵蔓最恨那些不尊重妇女的人。听闻此言,用尽全力撑着剑劈向那人,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白起看着眼前的女子砍破那士兵的软甲,之后顺力转了三圈就倒在地上,剑也划出了三丈远。
『晕过去了。一个女子,抗争至此,必有苦衷啊。』
白起让人散了,自己去捡起剑,然后蹲下身,抱起了昏迷的赵蔓。
将士们识相地低着头,用余光目送白起抱着那满身是土,狼狈不堪的女子消失在城门口。

白起一路抱着赵蔓从城门走到将军府。
姑娘身子软软的,还很温暖,就是有点瘦,骨头硌在他的小臂上,痒痒的,有种异样的感觉。
白起低头看着她安静的脸,『睡着了?兵荒马乱的,一定是受累了。』,心底泛出一股怜爱之情。

「将军。」打理将军府的军士在将军府大门向白起行礼。
「嗯。你去买些点心。」
「是。」军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白将军竟然抱着一位女子回府?这将军府,可从来不准女眷入内的啊!

白起将赵蔓放在内室床上,自己坐在一旁看着她。
『这笨手笨脚的固执姑娘,倒真是,单纯得可爱。』
白起自嘲地笑笑,自己都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又在这行伍之中与将士们征战多年,早已习惯了没有女人的生活,自以为对男女之情,心里已经淡然。没想到今日,竟然还会感到久违的心动。
「姑娘,你且好好歇着吧」白起起身为她掖掖被角,柔声道。

评论(7)
热度(18)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