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蔓』长相守 by百盏

稷儿答应了白起的婚事,摆婚宴的过程就跳过了,咱直接进洞房~🎬
(*/∇\*)(*/∇\*)(*/∇\*)

重写的来了,心真的好痛,其实原版可能更好,我记不清了,有些词用在哪啥的,啊,苍天,再也不直接码在洛夫特上了,💔

讲一下战国婚礼,沿袭周公六礼,即汉族传统婚嫁的礼仪。依次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反正老白这媳妇是拐来的,他自己清静得很。

那时候结婚还不是大红袍,是黑衣礼服,衣襟是红色的,有花纹。

_(:з」∠)__(:з」∠)__(:з」∠)_

赵蔓坐在白起的寝室里,寝室里的布置很简单,只是今日添了些红色。

子时了, 白起还没来。
赵蔓穿着一身婚服从早到晚,现在从头到脚都疲累的很。尤其是脖子,那凤冠实在是太沉了。

『果然还是在意的吧。』想起自己曾对白起述说过往经历,当时也没想到会有今天,所以自己被继父玷污之事也一并说了出来。

赵蔓用手撑着头,在案前昏昏沉沉地休息,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来,便见到了站在门前的白起。

『也不知他站了多久……』
赵蔓赶紧起身上前行礼。

白起搀着他媳妇儿的胳膊肘把她扶起来,动作很轻柔。

在赵蔓的记忆里,这是白起第一次碰她。(不是啊蔓蔓,婉君这厮早就战国你便宜了哼)她站起身来,头还是低着。

本来想按着礼数,待白起回来便问安,然后服侍他就寝,可是这人到眼前,反而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就像那日在城门,他也是这样望着她。
她任由他看,两厢不语。只是此时此地,心境难复。

「夫人,」白起醇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突如其来的亲密称呼,让赵蔓听得耳根酥麻。
「臣妾在。」

「你可是不愿与白起同房?」声音一如平常,语调也仍是平平淡淡的,就是话尾有点上挑。都叫上夫人了,却还摆出一脸正经,全然没有诱哄的意思。
「没,……没有」这种问题,叫赵蔓这十九岁的初嫁姑娘怎么回答?说愿意,未免过于不矜持,实话实说,难道告诉他自己还没做好准备,要缓两天吗?

「那就是怨白起来晚了。」白起的语气听起来仍旧十足诚恳。
「也没有……」

『这人怎么能这般狡猾,每句话都波澜不惊地给人下套,句句强人所难!?关键是看上去还那么诚恳无欺。』

白起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笑了。
赵蔓抬起头,刚好对上那笑颜。

没想到平日杀人不眨眼,征战沙场,出生入死,屠人数万,战功昭彰的大秦战神武安君白起,笑起来竟这样迷人。

『怪不得秦王说秦国的姑娘都想嫁武安君,今天我才算见识武安君的风流倜傥。
我这么迟钝,头脑不好,也不会绣花,他武安君白起有凭什么看上我了?』

舒朗的剑眉下,微微下垂却不怒自威的双眼此刻笑意盈盈地看过来,刚毅的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她竟感到一股暖流从心尖淌过。大概就是这一眼,让她明白自己没有退路地沦陷了。更美好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要娶她为妻,护她一生的,她的夫君。

白起就这样任由媳妇儿看着自己出神。
那秀美的小脸染上迷幻的红晕,看上去娇艳动人。

手上微微加点劲,佳人就被圈入怀中了。扶着纤细的腰,温暖而美好的身体便贴在身前。

赵蔓被一股强大的男子气息环绕着,睁大了眼睛。他有力的手臂,坚实的胸膛,清晰的心跳,甚至深长的呼吸声,都在充斥着她的感官,这陌生的让人心安,依恋的感觉让她几乎忘了呼吸。

好一会儿,这怀抱才松开。

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直到听到那熟悉的带点糙砺的温醇声音再度响起——

「夫人,你今日真美。」
……

还有什么想看的桥段吗(๑òᆺó๑)

拉灯怎么样?

评论(19)
热度(19)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