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勇×曹斌『尘落无言』②

“印度王子神油”这几个醒目的大字挂在这间逼仄破败的小店面房上,颇有几分黑色幽默的味道。
程勇从厨房里乘出温在锅里的饭菜,和程小澍相对而坐。
“爸,今天吃狮子头啊!”
“嗯,亲手做的,好吃伐?”
男孩的筷子不住地往嘴里扒饭,“嗯,好吃!”
“慢点吃,都是你的。”
程勇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儿子在身边,比儿子不在的时候,心里还不是滋味儿。这种好像随时都会失去的无力感让他烦闷。作为一个父亲,因为没有能力给儿子一个有保障的生活,而不得不让孩子在别的男人的羽翼下成长,他又觉得憋屈。
自从五年前父亲被诊断出帕金森,程勇的日子就转了天。
他花光了积蓄,父亲身边又离不了人,用不了两年,只得辞职开了个保健用品店。
那时候曹琳刚刚下岗,家里负担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没明说,但他也知道,自己照顾父亲,拿不出钱给老婆孩子,那母子俩的钱只能是从他小舅子曹斌口袋里出。
说不愧疚那是假的,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但也没想到那么快,也就不到半年的光景,曹琳突然就铁了心和他离婚。
她找了个挺有钱的老板,做的是跨国生意。反正是不用再像跟着他的时候那样愁钱了。
离婚,他没什么理由说个不字,但是儿子的抚养权,他坚决不让。一来二去,这事儿就一直搁到了今天。
估计曹琳都没想到程勇会在抚养权上这么固执,毕竟他自己也清楚孩子跟着母亲能有更好的资源。因为即使做了八年的夫妻,她也并不像她自以为的那样了解她曾经的丈夫。
对程勇来说,程小澍就是他的生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证明。
他失去的够多了,他不能再失去亲人。
程勇生在农村,从小乡下长大。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挣钱的事全靠父亲。夫妻俩紧打满算,才够养他一个独苗,所以就没再多生。
程勇也懂事儿,家里的活能干的他都会干,割过草,放过羊,赶过大大小小的集市,也做过杂七杂八的活计。
他二叔是个跑生意的,告诉他呆在农村一辈子没出息。让他千万好好读书。
程勇把这句话听进去了。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娃,还真就和书本杠上了。也许是老天对他还算眷顾,虽然没给他投身什么富贵人家,却给了他个聪明脑瓜。
晚读了两年书的程勇,三年学别人五年的课,竟然还早两年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
当时程父可是风光了一把,咬咬牙说怎么着也得供儿子上这个学。
好巧不巧,那年一向身体不好的母亲病倒了,医生说这个病要治好也不是不行,但是就是得花钱。
程母执拗,说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治了,也不让程父和县城里读书的儿子说。
于是,那年春节,就成了程家父子相对而过的第一个节。
母亲没了,程勇除了更用心读书,也没有任何办法。辛苦也好,悔恨也罢,都嚼碎了往肚里咽。
他跟父亲说:“爸,妈老念叨着说去上海看看。以后我一定带你们去上海城里过。”
后来,他考上了上海市有名的学校,钻研他最爱的数学。再后来,他给高中生辅导学业赚生活费时,认识了曹琳。
那时候也没多想,没想到之后这姑娘考到了邻校,又联系上了,一来二去,他觉得她各方面都不错,哪点配他都绰绰有余。
特别是人家还对他有意思,这是多大的便宜啊。明知道要真跟了自己,曹琳恐怕少不了吃苦,但是找老婆这种事不带厚道的。他要是为了曹琳的未来着想把她放跑了去找个条件好的,自己估计做梦都得哭。
程勇虽然是个农村出来的,但他并不是个死脑筋。用他二叔的话讲,这小赤佬花花肠子多的很。
追女孩子该有的套路,他不但一样也不落下,还能别出心裁弄出新花样。他也没有一般农村孩子该有的老实劲儿,连哄带骗的,拉手亲嘴这种事儿都没少干。
谈了两年男女朋友,以他那鬼心眼儿,曹琳的家世他早摸了个门清儿。
曹家祖上是扬州一个官宦世家,乱世里飘零散落的,就有一支落到了上海。到曹琳母亲这辈,家底子散的差不多了,还留着几处产业。
她生父是个骗财骗色的小白脸,被她外公给赶跑了。她母亲受不了打击,和情人私奔去了国外再没回来。那时候曹琳九岁,还有一个五岁的胞弟,曹斌。从此以后,姐弟俩随了母姓,由老两口带大。
可惜的是两个老人离世太早,都没见着外孙女出嫁,只留下一座老宅子和曹氏姐弟相依为命。
既然是这么个情况,要把曹琳娶到手,只要搞定他这个小舅子曹斌就行。
程勇设想了很多和曹斌见面的方式,甚至都计划好了在他考上警校的那天以他未来姐夫的身份和他正式见面。然后再以他名校数学系毕业、在职研究员的风范留个好印象的。
没想到正赶上一次公务外派,刚好错过了小舅子的升学大事,还碰巧被他撞见了自己“非礼”他姐。
虽然和曹斌的初见不但尴尬,还让他没面子。但是从那以后,他与曹斌,也算是认识了。
只是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这位看起来俊秀高挑,眼瞳清亮,睫毛忽闪,笑起来温和明媚如四月春风的小舅子,与自己的孽缘才刚刚开始。现在回想那历历往事,就像是上辈子欠他的。

评论(4)
热度(41)

© 棠觞AGW | Powered by LOFTER